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发布于:2018-01-21 19:08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黄光奇

  明天就要上班了,这几个月的日子过得特别的快。身为人母的娴,好想美美的一觉睡到天亮。

  透过窗外街上的路灯映射入房间的光,娴凝视着安静地睡在身边的孩子,经过一天的忙乱,不一会儿就坠入了沉沉的梦乡。

  半夜,被孩子亮亮哭声吵醒了,在惺忪中连忙把奶塞进娃娃的小嘴。

  娴以为有奶就可止住孩子的哭。

  孩子就是不懂妈妈的心,塞进又吐出,吐出又塞进,仍然呱呱地哭,张着大眼睛,好象委屈的样子。

  夜里好静,亮亮的哭声也真亮,奶奶也同一时间被孙子的哭声惊醒了,急步走到媳妇门口,急切地又亲切地问:我亮亮又怎么啦?!

  晶晶结婚才10个月,孩子就呱哌地出生了。家庭多了一个孩子,既增加了家的生气也平添了几分生活的“乱”。


  今天夜里是亮亮连续三晚半夜惊醒而哭吵。孩子的哭闹也把静谧的夜哭乱了啊!

  早几天,亮亮发烧了,也是亮亮来到人间第一次发烧,看着儿子小脸蛋红嘟嘟的。

  挂号,望诊,取药,挂瓶。小亮亮还未满六个月,脚就针插一条输液的管。心里顿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。怵怵的又爱莫能助,第一次体会一个初为人母火烧般的心痛。


  护士姑娘在为孩子进针时,娴也木然地站在窗前,无奈地聆听孩子在进针时一阵痛苦挣扎的喊声。

  此时,抱着孙子的奶奶也流露了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  娴悄悄把孩子吊瓶的痛苦样子发微信给在另一座城市的丈夫。

  丈夫在微信中回了一条语音:我妈妈说,我少时都未打过“点滴”,现在想起要打针也会颤抖。辛苦我们BB啦!

  “亮亮BB时未打过“点滴”吗”?回到家了,娴小心奕奕地问奶奶。

  “没有呀,有时发烧了都是他奶奶烧一煲紫苏、薄荷、生姜、红葱头水冲一盘凉”。奶奶不假思索地说。

  说完,奶奶恍然大悟。


  小孙子还有一天吊针啊!继续按医嘱吊针,还是......奶奶在盘算着。

  “不吊了不再吊了”。奶奶自言自语。

  昨夜,奶奶也一晚辗转未眠。


  第二天一早,娴要上班了。

  亮亮经过惊夜里的折腾还在乖乖地安寝。

  “BB还有一天针哦”娴提醒奶奶说。

  说完有一种心酸酸的滋味。


  娴下班回到家里,BB认得妈妈,舞动着小手,显得精神多了。

  BB刚冲完凉,有一股紫苏、薄荷的香气。

  奶奶的土法是祖传的。望着垃圾桶的紫苏楂,媚心领神回。


  夜里,BB睡熟了;娴也睡熟了。

  奶奶回忆起上午抱着孙儿去门诊打“点滴”,一进门诊孙儿就大哭起来。

  难道BB认得这个地方?

  “不吊了不吊了”。

  早上在给“BB”喂食的时候,看见BB牙银长出二个白点。BB长“绿豆牙”了。“BB”是长牙发烧,BB没病。于是,把药丢进了不可回收的垃圾桶。


  “BB”今晚一定睡得香,“BB”今晚一定睡得香!奶奶也进入了梦乡。

  三更时分,媚又惊醒了!

  原来是在梦中听见“BB”在医院进针时挣扎的哭声。

  夜,静静的……

  “BB”才几个月呀!为什么一定要吊瓶呢?

  心在隐隐作痛。

  想着想着,娴又昏沉沉地入了梦乡。


  

责任编辑: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