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逼仄的宅

发布于:2018-02-19 08:40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叔洪


  一个“宅”字道出太多的无奈。你为什么躲在家里不出门,遭来那么多的质疑和猜测。

  外面有那么多的眼睛,并不是我想看他,而是他在看我,眼光像盛夏的太阳,火辣辣的烧灼,真是太毒了。我寻找着躲避的方法,但却难以如愿,无奈又无力的被挤到了旮旯。既无处躲藏,又无法回避。所有的退路都被堵死,前进则面对着那双双想把你掏空的眼睛。

  人生本来不懂的伪装,只被那能穿透的目光灼伤的太多,心悸在心底翻滚。一次次被鄙视,一次次地被逼问,一次次地被穿透,被怀疑和审视伤得太多太重。一次次对心灵的审问,比在炼狱中走一圈更甚,在无奈而又无能的呻吟中,在穿透和逼视的目光下,躲避已经失去了意义,在无力反抗的驱使下,不得不长出坚厚的铠甲。

  伪装只是一种懦弱,是因胆怯而退怯的掩饰,在自卑中寻找自我保护的本能,不想更无能去伤害任何人。似乎忘记了铠甲的功能,防卫只是一种假象,并不具进攻的功能,扭曲的灵魂变得忘乎所以,把扭曲的防卫保护变成了一种进攻,为自己的前行开路搭桥。

 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,自己何必与自己较劲儿。不进攻别人未必就能保护好自己,怯战就意味着失败,是无能最好的诠释。处处退让已经失去了勾心斗角的能力,勇气拖着智慧躲在远处的角落里观瞧,逃避变成最好的选择,只是不想用角斗伤害对方。

  当战战兢兢地走在路上的时候,经受不住那么多鄙夷的目光,质疑的逼视令你不寒而栗,在无休止的质问中不战自退,逃离似地跑回家中。关上了门还未来得及喘息,便看到了透过门的寒光,胆怯地躲到屋角,身后的目光紧追不舍,透视着你的全身,逼视的你除了后退别无选择。胆怯的本能将身体蜷缩,缩成一团深深的把头埋下,却仍逃不过那具有穿透力的目光,灵魂顿时惊恐,龟缩成宅人,似乎才觉得安全。

  逃避不是最好的选择,却没有面对的勇气。人为什么会胆怯,那是多疑埋下的祸根。揣摩是一种手段,超高的技能总想着看透别人的心思,却被众多目光包围。难道真的做错了什么,是心虚还是胆颤,亦或是偏离正确的轨迹。找不到自圆其说的理由,冷汗是从良心深处涌出的低吟,却遭到无数人的猜疑和诽谤,打击变成退缩的理由。

  谨小慎微的我,战战兢兢的踱步,怕落叶砸伤头的人,怎会遭惹是非,苦思冥想后的茫从,到底遭谁惹谁了,难道会有凭空的报应。就这么一点狭小的空间都被无情的剥夺,难道真的只有逼向死亡。

  我向往生活却没有勇气面对,惧怕死亡却又躲避不开,恐惧令我无地自容。不要步步紧逼,我不知道死亡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,假如真的能为你铺就一条通畅的路,请坦诚的告诉我,我义无反顾的变成一颗铺路石,成全给你的心愿,那怕是永无止境,即便是沟壑难填,也会义无反顾。

  二〇一八年一月四日

  

责任编辑: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