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不觉严冬却已过

发布于:2018-03-05 17:07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叔洪
朔风吹平了满湖的秋水,
浪花已经变成往昔的回忆。
滴水成冰的日子一天天地过着,
出门进屋后谁会去留意。
陋习善举早已成了习惯,
积习难改便不再刻意改变,
在清晨的阳光还没露头的时候,
懒散着偎在被窝里也是一种享受。
 
 
失去了追求便意味着放弃,
不问日头如何西移,
忘记春夏何问秋冬,
这就是一个懒散人的惬意。
偶尔想起在盛夏的湖中嬉戏,
采菱挖藕的玩耍,
似乎偶然回忆也是稍纵即逝,
早把操心的事忘到脑后。
四季的轮回变得司空见惯,
想念春季的思考殷殷犹恐不及,
何时才能把沉重的冬衣卸去。
 
 
昨日梨花飞舞的棉絮,
伴着微风还在阴凉处歇息,
对转瞬息万变已经毫无惊讶,
今晨的举手之劳便被匆匆的剥去。
刚刚弹拨着嗖嗖寒风的琴弦,
借着东风追随着过往的脚步,
乐坏了扑扑楞楞飞奔群鸭,
追逐着奓开大大的翅膀跃飞。
呆看着争先恐后的跃动,
受惊的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怀疑。
 
 
是春风搅动了鸭鹅的神经,
还是思绪变得迟缓,
跃动似乎变成思维之外的乐曲。
回到屋中习惯看着盆中的花卉,
惊喜发现那嫩芽已经初绽。
一丝冷汗变成额头的金豆,
挥手猛拍顿时惊悟,
却原来严寒已去拜访远方的亲友。
 
 
浑不知搅动湖冰的春风早翩翩起舞,
紧随其后的蝴蝶已经发来信息。
闲下来的人究竟有什么好处,
悠哉的信步早已忘记季节的更替,
有些荒废的大脑令人心悸,
甩开膀子把冬衣脱掉,
才感到浑身爽快无比。
 
 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
 (戊戌年正月初一)
责任编辑: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