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一个春末的晚上

发布于:2018-04-28 10:59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暗伤

  2018年4月18日,农历三月三。

  今晚的风是温暖的。

  茶吧里弥漫着鲜花的芳味,我和L临街而坐,L要了甜品,水果片,玉米粒,葡萄干和暖的红枣茶。

  “又新买了手镯了?”L在递过红枣茶的时候,很刻意的看了一下我接茶的左手问道。

  “哼!”我从鼻子里不轻易的哼出了一声,故意把脸转向窗外。

  却恰好看到暮色迷离的天空中淡淡的云朵,在大楼的檐角边,居然有一群大雁在盘旋。

  “快看,快看,有大雁。”我急急的扯过L的衣袖。

  L突然很大声的笑起来。

  我很错愕的向她翻白眼:大雁很好笑吗?

  “大雁有什么好看的,倒不如带你去看帅哥美女,说说,想看帅哥?还是美女?”

  “美女!”我斜眼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脸坚定的说。

  “唉,岂不知好看的帅哥千篇一律,下贱的美女各有千秋。所以,看帅哥是免费的,而看美女却是要付费的!”L深深叹息。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“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  温情的感觉,原来并没有在时光中流失。

  空气中玫瑰花香味突然变得很浓重了。

  很多很多的时光,我们都是这样的坐在一起,喝茶,斗嘴,或者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。我只是安静的倾听着,听她说一些稀奇搞怪的幽默段子,或者是她自己改编的一些漫无边际的童话故事,比如她说《海的女儿》的结局是这样的:丫,你可要听好了。后来啊,小人鱼又回到了海的温暖的怀里。那假冒是王子救命恩人的恶毒公主被早晨的太阳光给照成了泡沫,至于那忘恩负义的王子呢,则被外星人给抓去做实验了。总之这两个坏人通通从人间蒸发掉了。我一边听一边“咯咯”的笑。从此,我就很喜欢“被外星人给抓去做实验了”这句话了。

  她从来都知道我是个很敏感的人,能够很直觉去感受一些细微的动作和言语,还有人身上的气味。

  “嘿嘿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!”就在在我愣神的时刻,身边突然冒出了一张男人的脸,吓得我手中的茶水都溢出来了。

  “失礼了,失礼了!”男人连连道歉。

  我抬眼细看,牛仔裤,白衬衫,一张干净沉定的脸。

  居然是我和L的昔日故人。

  “哈哈哈,刚说要看美女呢,却来了个帅哥!”L放肆的笑了起来。

  故人的神色便有些窘了起来,脸也微微的发红了。

  好些年不见,昔日的校草依旧害羞如故。

  “此时非彼时了,你别怕她。”我赶忙安慰校草说。

  校草深深吸了一口气,淡定了下来。

  于是叙旧,旧时光再次被一页一页的翻开,重读一遍。

  而在生命的轮回中,永远都是物是人非!

  “对了,阿雅不是说三月三也要回来跟我们玩的吗?怎么不跟着你回来了?”当说到阿雅的时候,我忍不住问L.。

  “唉,别提了,她死了!”L深沉的叹气。

  “啊???”我和校草同时跳起。

  “前阵子死在了男票的手机里了,”L立刻换了一副蔑视的嘴脸,“我都说了,平时就该多出去走走玩玩喝喝,没事翻什么手机呀,岂不知,这世上哪里有可以从男票的手机里活着出来的女人呢!”

  L说话的时候,我正抬眼看着窗外的夜空,在拥挤繁华的大街上,我看到一架飞机飞过,我看着它划过城市被建筑物分割的天空,一闪而过。

  犹似生命中那些电光火石的瞬间:相爱,相杀,彼此都毫不退让,拼尽全力,直至最后都溃不成军,两败俱伤!

  我明明知道是你先叛离,可是,你却装无辜的一再逼着我先说放弃。从此,你就不会有良心上的过不去。

  真是跟狗血剧情如出一辙。

 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,不想再听!

  “其实凡事也无绝对,好男人还是有的。”我听见校草在我身边低低的嘀咕。

  我转过头看着他笑了,他也正安静的看着我笑。

  “我记得你是双子座的呢,据说双子座的女生都是颜控呢!”校草突然一本正经的说。

  “哈哈哈,理论上是这样说的。可惜你太帅,而她太丑,压根没法站在同一水平线上。”L捧腹大笑。

  出茶吧的时候夜已深。我和L走在行人稀少的大街上,街灯昏暗,闪烁不定。

  “一定要平安!”临别时L低低的说。

  我说,春风好暖。

  我想站在春风微拂的河边,看着天边的晚霞缓缓的沉入静默的山间,好美!

  这样的心情,是说给一个遥远的人听。

  然后开车回家。

  在黑暗中,感觉到有一把刀正慢慢刺入我心间,疼痛而深刻!

  

责任编辑:墨客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