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还那样儿

发布于:2019-02-24 09:49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叔洪

  在2017年12月31日的夜间没听午夜的钟声。为什么,很简单,就是不想把遵守多年的作息时间打破。晚上十点钟按时就寝,至于是否敲响,那不是我的事儿,休息是第一位的,身体是自己的嘛。

  生物钟真的很准时,年度的交替并没有把生物钟打乱,不管昨晚是2017年,还是今晨已跃入到2018年,当一觉醒来时,习惯的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不早不晚,差二十五分早六点。我就奇了怪了,这都进入新的一年了,迎来了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清晨,怎么就没有一点新的变化,还是那么按部就班的遵守时间。为什么呀?闭着眼想了一下,不禁觉得的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,你问谁呢,先问问你自己吧:你是谁呀?脸红了吗?

  到了起床的时间就得起床,再躺着浑身不舒服,并不是不能再睡了,而是因为不想再睡了。我是一个一辈子基本上不睡懒觉的人,这功劳主要应该归于我的父亲,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早晨便会被父亲从被窝里叫醒,其实大多数是被父亲从被窝里提搂起来,去干你应该干的活儿。正因如此养成了早起的习惯,要想睡个懒觉还真的不那么容易。

  起床后该干嘛还干嘛,就好像自己的身体里已经安装了电脑程序,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错乱。我又开始纳闷儿了,难道电脑真的就那么一层不变,不会出现一丝的乱码?比如被病毒侵入,干扰了程序的时候,绝不会再按照你的程序运作,而是与你对着干,千方百计的和你较劲儿。可是这人的活动为什么那么准确,比如这起床的时间。我想到了一个词:规律,用在人身上就叫:习惯。习惯成自然,你每天如此,必定习惯使然。是不是积习难改,估计有这方面的因素作祟。习惯就是长此以往的一种惯性,在大脑中有了积累,一旦形成定难改变。习惯有好坏之分,好习惯应该坚持,坏习惯定要坚决改正,否着贻害不浅。

  生物钟是长期如此而形成的一种习惯,久而久之并不管你是年底还是年初,照常运行。不是我非得这么一味地坚持,而是到了时间就得这么去做,就好像有人在后面推着,或者监督着你一样。你想想,时时有人在那盯着你,想不往前走都做不到。到了该动的时候不动不行,不那么干就浑身不舒服,为了缓解内心的矛盾,也只可随行就市了。

  不管过去的2017年还是刚刚迈进的2018年,每个早晨程序还是那个程序。起床洗漱后没事干出门溜达一圈,这也是一种习惯,不由自主地出门而去。不是为了锻炼身体,而是不出来溜达溜达浑身难受。一身的贱骨肉,不得已而为之,且算随遇而安。前面不远处有两个同向而行的人,随便遛遛,没急事何必非超过去,慢慢踱步有何不好。就这么离着不远,尾随而行,倒也惬意。距离不远,能听到他俩的说话声。两人走着,一个人突然仰头长啸,而后高喊一声:2018来了!另一个被其喊声一惊,随后问道:有嘛变化?其紧随而答:还那样儿!

  我听后刚要笑,却又赶紧用手把嘴捂上。心中暗想:是啊,管时间怎么走,更不管是走得快还是走得慢,每天都会和前一天一样的过去;别说跨年度,就是世纪之交不也那么过来了吗。时间是最自由的老人,不受任何人限制,更不受任何人调遣,不像有些人,见了当官的就趋炎附势的点头哈腰,在权势面前惟命是从。时间不管你那一套,你就是再大的官儿,管他什么科长,处长,乃至市长省长,你就是地球的球长也没用,该那么走就怎么走,既不会慢,更不会快,更别提停了。不管是昨晚的2017年,还是今晨的2018年,对每一个普通的人来说,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,早晨睁眼起来,该吃吃,该喝喝,到时候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,而且还得干好喽。如果该干的你不干,岂不是辜负了生活——就这么简单。

  遇事看开点,别想得太复杂,想复杂了活着太累!不管多难的事总有过去的时候,就看你怎么想,就看你怎么对待。这就是态度,既是对待家庭亲人的态度,也是对待工作的态度,更是对待生活和社会的态度。不管遇到什么事儿,每个人都有态度,说与不说当属另外,不表明不代表没有。

  人都是有头脑的,什么都不想岂不成了傻子。看着身边的一切,感慨这些年发生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。一切都在变,我们的生活更在变。老百姓的生活就是过日子,就是在过日子中感受这一天一天的变化,不是一般的变,而是太大了,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恰如其分。从整个社会到每一个家庭,都在享受着这些变化,每一个人都从中受益。还那样儿,就是继续过好日子。人们感受变化最大的就是马路上的汽车太多了,不管到什么地方,停的都是小车,晚回家找不到停车位,连车都没处停,开着车转上半个小时能找到停车位说明你运气好。这充分证明人们的生活提高得太多了,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经济作支撑,你拿什么去买车?这只是变化中的一项,如果逐项道来,恐怕要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一定能说完。

  这么大的变化为什么感觉还是那样?这说明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变化太多了,多到已经有点麻木,没有兴趣去关心和注意了。变化淹没了好奇,“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咬”。看到的多了就习以为常`,不以为然了。双眼看得太多会使大脑麻痹,见怪不怪,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,要引起足够的重视,不能对什么都麻木不仁,那样会造成惰怠。

  遛了一圈回到家中,大脑中胡思乱想,不知怎的,竟然想起1999和2000年的过渡。有人说那是跨世纪的交接,对于我们这一带的人能遇到世纪之交应该是一件极其幸运的大事,也可以说是这一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