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一半温柔

发布于:2018-08-01 07:39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当年北乔峰

  那是个很好看的女人,她淡淡地描了眉,涂了口红,穿着裙子,走在月光下,宛若仙女。

  她轻盈地走到一个叫“杨花弄”的地方,走进一个简陋而整洁的屋里,开了灯,缓缓坐到椅子上,她在等他。

  他准时的来了,他是个高大魁伟的汉子,也是个地道的庄稼汉。

  很好看的女人见他进了屋,心潮便澎湃了起来,掩不住内心欢喜,忙起身抓住汉子的手,轻轻说:“冤家!你可来了,等得我好心焦啊!”汉子皱了眉,挣脱了女人的手,无奈地说:“咱俩这是干什么?你家里有男人,我家里有女人,整天偷偷摸摸成何体统?”

  女人望了一下汉子,泪水在眼中打着转,怔怔地说:“怎么?你嫌弃我了么?讨厌我了么?你来陪我,我该给你多少钱,分文不少啊,让你陪陪我又怎么了?”

  汉子叹了声气,蹲到墙角,良久不语。

  女人轻轻闭上眼,一滴晶莹的泪珠,顺着脸颊滑下,轻轻地落在脚下的尘土中。

  女人说:“我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的,终究会烟消云散。可我需要爱,我需要宽大的肩膀来靠,我不需要钱,我需要爱,就让我用钱买一次爱,买一个肩膀来靠行吗?”

  墙角蹲着的汉子,抬了头,看了女人一眼,叹口气说:“为啥会选中我呢?天下的男人那么多,为啥你会选中我呢?我承认义我穷,我需要钱养家糊口,可我家里有老婆,有孩子,还有我爹妈。他们要是知道外面有了女人,会咋想?”

  女人冷笑了一下,对汉子说:“你怕啥?大不了我跟我男人离婚,你跟你老婆离婚。咱俩不就在一起了吗?到那时,我俩长厢厮守,白头偕老岂不更好?”

  “不,不,那可不行!你要买爱情,你还是找别人吧?今天就是最后一次约会了,你让我走行吗?”汉子说。

  女人哈哈大笑起来,但脸上显不出半点高兴,瞥了一眼汉子,眼光黯淡,甚是绝望。

  “好的,从今后不会让你再陪我,你愿意到哪里都行!不过今晚听我把心里话说完好么?等明天太阳升起时,咱俩再形同陌路好么?目前咱还是认识的,是么?”

  汉子沉默不语,仍蹲在墙角。

  女人似乎很疲惫,很累,斜躺在椅子上,开始说:“我的那个男人,是我父母给我找的。我不乐意,我父母就不高兴,父母不高兴了,我还能有好么?为了我父母高兴,便嫁给了并不喜欢的男人。男人对我很好,我让他朝东,他不敢朝西。我想喝凉的,他不敢端热的。可是我……我就偏偏不喜欢他!我需要像山一样的男人,需要靠着宽大温暖的肩膀,可他没有!爱一个不喜欢的人,你知道心里有难受吗?”

  墙角的汉子说:“两口子过日子,老腻到一起,也是不对的。过日子老情呀爱呀的,又不是拍电影,一日夫妻百日恩,凑合着过,不就行了吗?”

  “你说的到是轻巧!我偏不!我从小到大都依着父母,可在爱情上我不能再依着父母了。我是个女人,我是像花一样的女人,我需要我爱的人呵护,我需要我爱的人浇灌。我不想过早的凋零,过早的人老珠黄啊!”

  女人已满脸泪水,抽泣着,又说:“有一天我做了个梦,梦中出现了一个魁梧高大的汉子,我爱着他,他也爱着我,我靠在他的肩膀上,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柔和甜蜜!可梦醒了,就啥也没了,可偏偏遇见了你,你居然和梦中的汉子一模一样!”

  汉子站了起来,挠挠头,瞅着女人说:“啥?做了个梦!居然和我一模一样,这梦太荒唐,太离谱了吧!”

  女人也睁开眼,从斜挎的小包里,拿出手绢擦擦眼泪,放回手绢,又从小包里拿出十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,整整齐齐摆在桌上。

  女人没有再看汉子一眼,冷冷的说:“我就是个怪女人,我就想为爱放纵一回,你要是对我没有一点情份,你把这钱拿上现在就走。这也算是你干活挣来的。若要对我有情意,哪怕给我一半温柔,我也心满意足,从此后,我不再干扰你的家庭,我何去何从也与你无关。”少倾,屋内灯就灭了。

  屋外的月亮害羞似的,藏到云后面去了,星星们像睡在摇篮里的乖宝宝,安静地一动也不动。

  太阳要升起的时候,证明天要亮了。

  “杨花弄”的小屋里,走出了两个人,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

  男人走在前面,女人走在后面。

  男人的心很沉重,女人的心很轻快。

  他们一前一后,走到“断肠桥”畔,停住,互望一眼。

  女人笑得很灿烂,像一朵开得很美的花。对男人说:“冤家!我等你好消息!你可别让人家空等哟!”

  男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麻木地似一尊泥塑,呆呆的站着不动。

  此时,男人心里愁肠百结,他爱着他家里的老婆,可又觉得爱上了这个用钱买爱情的风骚女人,这可咋办?他回去咋对自己老婆说?咋对自己老婆提出离婚?咋告诉老婆自己没办法爱上了一个用钱买爱情的风骚女人?那女人高兴地跟她不爱的男人离婚去了?可我老婆爱我,我也爱着她,我咋能说不要就不要呢?我咋办?天啊我咋办?

  男人也就是庄稼汉子,他回到家里,老婆对她嘘寒问暖,真情一片。他便咬咬牙,让自己尽快忘了那个风骚女人。

  一天两天过去了,半个月也快过去了。庄稼汉子脑子里几乎没了风骚女人的影子。

  有一天,庄稼汉子在地里打理着庄稼,他老婆远远喊他马上回家。

  他回到家里,便看到了很好看的风骚女人,女人微笑着看了一下他,没有说话。

  他觉得心突突地跳,汗不停地流,嘴唇抖得也没说一句话。

  他老婆先开口了,说:“你是怎么给人家干活的!活没干完,人家倒把工资先给你送来了!你这人真是的,干什么都三心二意,毛毛糙糙的!你现在就走,给人家干去!”

  汉子随着风骚的女人坐上了快车,用了半天的工夫,便到了叫“杨花弄”的地方。

  他们没先到“杨花弄”,而是上了“断肠桥”。

  断肠桥上,人断肠。

  女人泣不成声,女人用哭声证明,她为了爱,与不爱的人分手了。女人用哭声证明,汉子欺骗了她,欺骗她真情一片。

  汉子也哭了,他告诉女人,他跟自己老婆在一起了,那才真觉得是个家!跟你在一起了,什么都不是!不知道是个啥?

  女人猛地停止了哭泣,心中想道:果然说出了真心话,好似尖锥把心扎。

  微风吹来,吹乱了女人的长发,咬了咬嘴唇,说:“那我们做个朋友也好,你爱人也爱你你要珍惜她。你要还念在我一个人孤伶伶的份上,常来看看我,给我一半温柔,可好?”

  汉子轻轻地握住了女人的手,说:“好。”

  女人说:“冤家!抱我一下!”

  此时,已是黄昏,不知今晚的月会不会上柳梢头。

责任编辑: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