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大黑犬哈哈

发布于:2018-03-07 10:07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黄光奇

  这是一篇往事的故事,是一个乡村家庭人与家禽畜的故事。

  七十年代谷谷家养有一条犬。

  当地人称犬为狗。

  初冬,谷谷的奶奶在圩场杂市用1元钱买了一条小狗,当时一元钱是50斤大白菜的收入。奶奶就是挑了60斤大菜卖了1.2元,以卖菜的钱买了这一条小狗,用1角钱加1斤米换了10只糖包子,自己吃2只,1只喂小狗,7只带回家给谷谷和谷谷的弟弟妹妹。

  这条狗其实没有名字,哈哈是谷谷为黑狗起的,对着黑狗叫多了,黑狗就习惯了。

  在乡村,农家里总养有猪、鸡、猫、狗之类的家禽牲畜。

  狗是看家用的。

  狗有看家的本领,特别在夜晚,狗彻夜不眠,总是守着主人的家门。

  猫是守谷堆的,木板楼棚有几担谷和蕃薯,老鼠也常常变着法儿偷吃,家里养有猫,猫也总爱在谷堆傍的一个烂箩筐睡。严然就是一个哨兵。

  养鸡,也总自养一个大鸡公。一来是做鸡种,二来也可以啼鸣叫报时。

  养猪是为了消化一些谷糠、老菜、薯腾。年终也可有一笔收入。

  这些家畜为一家增添了一些生气。

  养熟了的家畜、家禽是最懂人性的,也是各鸡入各笼,各狗守各屋。

  虽然都各有故事,还是大黑狗哈哈最有故事。

  时间过了1年,哈哈长大了,长成了一条大黑犬。哈哈挺能干的,深得奶奶喜欢。

  奶奶上山割草,哈哈总是冲在前面开路,走着走着也习惯在石头边和树脚尿一尿,以此留下印记。

  奶奶割草时哈哈就在傍边躺着闭目养神。

  哈哈的耳朵和嗅觉是不同寻常的。

  有一次,哈哈在闭目养神的时候,突然串起冲下五十开外的山沟哄哄大吠,引起奶奶的警惕,奶奶连忙走下去,见一只大草龟被哈哈掀翻躺着。奶奶将草龟捧上半岭割草的地方,放在竹织的箩箕上,草龟缩着头一动不动,远看好像一大堆牛屎。

  哈哈知道已经将它发现的这个东西交给了主人,围着奶奶一边转圈一边摇尾巴,有些得意。

  还有一次,奶奶也是割草,哈哈也是哄哄大叫报奶奶知道。奶奶抬头望去,只见有数只蚂蜂在那里飞,原来是蚂蜂窝,避免了割草时触动了蜂窝被蛰的痛苦。

  哈哈晚上才有一餐锅巴稀粥吃。早上和中午喂猪,哈哈就在傍边守着,主人不在的时候也禁不住偷一口吃,猪吃完了就用舌舐舐猪鼻子上面的米,看上去与猪甚是亲昵的样子,其实是为了几粒米味。

  每当小孩便便的时候,哈哈就第一个守着,猪有点笨,哈哈一口将便便吃入嘴了猪才活活地张着嘴走来,也只能闻一闻味了。

  哈哈与家养的大黄花猫总是见面就斗气,甚至呼呼追打。大花猫总是脚步轻轻的,有时也会瘁不及防,花猫也总是在危急关头使出轻功真本事,呼嗦一声飞跃到高处,然后定睛一看,“喵”的一声叹口气。

  谷谷那时年纪少,课外书也少,不知道猫狗斗气是什么原因。奶奶虽然是19世纪初出生的人,常在私塾的窗口听先生讲课,听到一些故事,算是见多识广的人。有一天夏天的晚上,奶奶在星光下讲猫狗的前世故事:

  很早以前,猫狗都是主人的长工,有一年夏天,猫狗同时要为主人的稻田中耕,狗就一脚一脚在运田,猫却躲在一棵树下躺着养神,晚上收工回去,狗就地这个事情报告了主人。主人就说:“我会去田上点数脚印,脚印多的就吃饭吃鱼吃肉,脚印少的就吃屎!”狗狗不知道,正当它收工回去之后,猫猫就下田飞快又敏捷地走了一圈又一圈。当主人第二天数脚印的时候,自然就是猫的脚印多了。自然享用主人家的鱼肉饭。狗只有眼睛瞪睁着,一肚子委屈和苦水。

  谷谷知道这个故事后,才了解狗狗的身世,觉得哈哈如此忠厚和辛酸。

  每当吃剩的骨头都留给哈哈吃,哈哈一边美滋滋的啃着骨头,一边用敬仰的目光看着谷谷。

  特别是在过节煲骨汤或者生产队的鱼塘分鱼的晚餐,哈哈就自觉坐在台下,等待主人吐下的骨头,每次都嚼得很有滋味的样子。

  谷谷去哪里,哈哈也总跟着,也时而走在前面,时而嗅嗅路边的老鼠洞,也会用前爪爪几爪,表现出一种象猫一样捉鼠的本领。

  谷谷读高中了,要过一条小河。学校就在河对岸5公里的镇上。河水不深,也是砂子底。没有桥,每次都是淌水而过。周六中午放学就回家,周日傍晚就返学校。每周日傍晚谷谷返学校时,哈哈就一直送谷谷到河边,也一直站着注视着送谷谷涉水过了河才怏怏转头回去。虽然没有语言,但哈哈的眼有一种对主人极其忠诚的神光。

  周六中午放学时,哈哈也会在岸上等候,每见到谷谷上岸时就围着一边嗅一也摇尾巴,以这个方式表示欢迎。

  在谷谷度过一个暑假入学读高二的第二周放学,谷谷回家就没见到哈哈了。谷谷问奶奶,奶奶只说哈哈外出就没见回来......话语带有一丝伤感。

  在夜晚睡觉,谷谷展转反侧,在床上回忆上周父亲与母亲的轻声对话。母亲说:“谷谷开学了,要交学费和膳费。”

  父亲淡淡地说:“知道了!先去大舅父家借吧。”

  夜里,谷谷在远处人家的狗吠声中昏昏入睡了......睡梦中,见哈哈回来了,在镇上开饭店的舅舅家带回来了学费......

  又一年后,谷谷考上了一间名牌大学。此时,哈哈家来了一条大黄犬。

  大黄犬在谷谷家转悠,奶奶见黄犬又饿又瘦,好象赶了很远的路一样。奶奶用大黑犬吃过的小木盆倒了两碗粥放在大黄犬跟前,大黄犬闻了又闻,用舌头轻轻的舐了一口粥,又抬高眼看看奶奶,奶奶说:“吃吧,给你吃的”。大黄犬实在太饿了,好象听懂了奶奶的话一样,不一会就吃完了。

  一天过去了,大黄犬没有离去;一个月过去了,大黄犬也没有离去,日夜守在谷谷的家。

  村里人知道谷谷家自来一条狗,一位八十岁的大婶神秘地对奶奶念唠说:“猪来穷,狗来富,人来得官做,猫来穿烂布”。奶奶笑着说:大黄犬是我家去年养的大黑犬哈哈的儿子。

  大黄犬来了后,谷谷家买了单车、收音机;后来又买了电视机;再后来,谷谷家建了三层楼......

  几十年过去,谷谷还清楚地记得哈哈的一点一滴的事。谷谷说,虽然哈哈是一条家畜,但也是生活在家人的氛围中,尽到守家门的责任。哈哈没有人的语言,却总是忠于职守,也用献身精神超越了牲畜灵魂的境界。

  几十年来,谷谷每回一次老家,都喜欢在夜里听犬吠。谷谷说:“乡村的夜,犬吠的声音总觉得格外亲切。”

  “犬忠实守护着主人的家,也守望着自已的世界啊!”谷谷有时也这样喃喃自言自语。

  一天,谷谷突然深情地对老伴说:“老了,也回家养一条犬。”

  

责任编辑: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