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我跟他来自同一个小镇

发布于:2016-11-06 13:37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木槿朝荣

   我跟TA都来自同一个小镇
 
  难得有国庆7天小长假,30号那天,我跟室友虽在上课,心早已飞到那个故乡了。于是乎,下课铃声一响,我们个个像脱离了缰绳的狂野的马,奔走了。中午,我们呆在宿舍,听着宿舍外面连续不断的拉着箱子的咚咚声音,还有淅淅沥沥的雨声,难以入寝。最后,我也拖着行李箱,回到那个我跟他的小镇。
 
  谈到古老的小镇,很多人都会幻想到细雨蒙蒙,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在幽静远深的巷子里优哉游哉地走着。台儿庄里古城岁月悠悠,随波荡漾;灿烂的运河文化熠熠生辉,桨声灯影,舟楫摇曳。午后,我在古城到处闲逛,尝试这里诱人指数爆棚的美食,辣子鸡,黄花牛肉面,小黄鱼,石头大饼……一河渔火,歌声十里,夜不罢市”的繁荣夜景,便是台儿庄古城的写照。
 
  沈从文里以散淡而有韵致的文字营造了一座文城胜景,吊脚楼、茶峒小街、绳渡白塔构筑起了千百万读者心中的凤凰古城,梦里的边城风月,高低不平的石墩,两岸写生的学生夜晚围着篝火起舞的小伙子,一日三餐离不开辣椒的都在凤凰。
 
  而我跟他喜欢的小镇,优雅恬静,放眼过去,一大片的稻谷田地,绿油油的,眼睛真的好舒服。落日下的河里,几艘木筏,古老的渔船,显得岁月静好之感,一排的石柱雕塑的古楼构成的欧陆风情街整齐庄严又沧桑,经典且满载故事的南楼,这股画面便是我们开平赤坎古镇。开平有名的赤坎古镇,经久不衰,经历岁月的风霜雨露,抵抗过二战的硝烟弥漫,炮弹轰炸。可它昂首向前,年复一年的,终以一种岁月静好,历史悠悠,古色飘飘,亘古不衰,气魄雄浑之态展现给神州大地。当开平碉楼与村落成功申入世界文化遗产,记得我才小学四年级,那时候还不晓得此等喜事有多大,渐渐的我长大成年了,与人交往相处,一经问道,你来自何方,家乡在何处之时,我都自豪回答:碉楼之乡,我跟他一个古镇,赤坎古镇。
 
  有一次,我问他,我们把家安在哪里,他自信地回答我,安在这里呀,落叶归根,此处乃是吾家。
责任编辑:莫木兰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